(0-8)+(0-5)+(0-5)+(0-7)=(0-25)。0勝、0進球、25個失球,這是廣州隊和山東泰山在亞冠小組賽前兩輪交出的成績單。兩支中超球隊的亞冠之旅,怎一個慘字了得!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廣州隊0-8不敵川崎前鋒的比賽,創造了中國球隊征戰亞冠聯賽有史以來的最大輸球比分。

受到疫情影響,今年參加亞冠的4支中超球隊中,長春亞泰和上海海港選擇退出,而廣州隊和山東泰山不得不派出由年輕球員組成的二隊甚至三隊出戰。

但反過來說,大比分失利和場面一邊倒的事實告訴外界,亞冠慘案背后折射的更多是中國足球的無力感。

誠然,中超球隊由于疫情原因未能盡遣主力遠征,外界能夠理解隊伍平衡中超和亞冠對于球隊自身的權重關系。

但不可否認的是,亞冠參賽的矛盾擺在了面前,派年輕球員出戰還是選擇退賽?前者,廣州隊在上賽季也給出了答案。

在上賽季的亞冠,廣州隊同樣是派青年軍出戰,6場小組賽他們全部戰敗,打進1球失17球結束亞冠之旅,當賽季亞冠六連敗也創造了中超球隊亞冠最差戰績。值得一提的是,本賽季亞冠比賽中廣州隊之所以兩場比賽丟13球,因為這支站在亞冠賽場上的廣州青年軍是梯隊中的梯隊,廣州“正牌”青年軍的大部分球員要留在中超征戰新賽季。

從比賽場面和技戰術配合來看,山東泰山要比廣州隊更“穩”。原因是在于廣州隊是保留了中超參賽球員后剩余的人去拼湊起來的隊伍,沒有整體性可言。而山東泰山隊則擁有更完善的青訓體系,能夠真正起到鍛煉年輕球員的作用。

《足球》報國內部主任李璇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廣州隊退賽其實是最合理選擇,但許家印就不退,堅持參賽,他有他的訴求,你可以懷疑他不是為了鍛煉隊伍,甚至為了擺爛,但既然有參賽資格,參賽就是他的權利?!?/p>

至于后者,長春亞泰也給出了答案。長春亞泰原定于3月15日在主場進行附加賽,但國內目前的防疫政策顯然不可能在主場舉辦國際性體育賽事。而在境外的中立場地舉辦,導致長春亞泰一線+天的隔離期,這對于參加中超新賽季顯然是個不現實的選擇。派出梯隊參加附加賽又毫無意義,所以綜合考量之下,長春亞泰選擇退出本賽季的亞冠賽事。

廣州隊和山東泰山隊在萬難之下依然派出青年軍遠征東亞,這在一定程度上值得尊重兩個俱樂部的選擇。但青年軍出戰亞冠后帶來了連鎖反應,關浩津染紅后被廣州隊火線開除、青年軍連續大比分慘敗,讓中國足球深陷輿論的漩渦。

不管是從場面還是結果來看,青年軍遠征亞冠≠鍛煉年輕球員。相反,亞冠慘案所帶來的影響更多的是摧毀了年輕球員的自信心,這無疑等同于揠苗助長,是為中國足球的失利欲蓋彌彰。

最直觀的一個例子,在4月15日晚的兩場比賽中,短短3小時內,山東泰山門將曹政和廣州隊門將何立攀先后出現離奇失誤。這樣的超級低失誤,正是球員們在場上精神緊繃,過度緊張所導致的。亞冠場上的超級低失誤,不僅讓中國球迷感到憤怒,更被世界貽笑大方。

中國足球名宿區楚良在接受《足球》報采訪時表示,“一下子讓一個毫無成年隊比賽經驗的人去參加這種高級別比賽,無疑就是去送兵器。哪怕你打著鍛煉隊伍的旗號和目的,但實際上,這種所謂的鍛煉毫無價值,反而對球員的傷害更大?!?/p>

在亞冠慘案面前,受傷的不止是中國球迷以及中國足球。在體育大生意看來,亞冠慘案或導致“七”敗俱傷,包括球迷、球員、球隊、中超、亞冠、亞足聯以及贊助商,都是“受害者”。

其一,中超青年軍的飛蛾撲火,不論是在鍛煉層面還是競技層面,絲毫沒有意義。更多的是讓中國球迷們感到憤怒。甚至有不少球迷調侃,這樣的大比分局面對西亞球隊太不公平了,因為亞冠射手榜肯定會是由中超球隊小組賽的對手所獲得。

更深層思考,球迷們的調侃是因為中國足球已經讓麻木不仁的中國球迷見怪不怪,現在更多的是怒其不爭,哀其不幸。

其二,從目前的結果和輿論來看,球員應該是受到傷害最大的角色。不得不正視的是,以中國年輕球員的水平,他們根本就抵擋不住亞冠強大對手的攻勢。在連中超和中甲都未踢不明白的前提下,打著鍛煉年輕球員的旗號去亞洲最高水平的賽事獻丑,無疑于將中國足球的未來再度扼殺。

從青年軍在場上表現出的恐慌和緊張情緒看,他們心里只剩陰影,除了心理創傷,他們根本收獲不了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在廣州隊第一場比賽后,關浩津非體育道德的紅牌動作導致被開除后,廣州隊青年軍在第二場的表現更加畏手畏腳,也不敢于做動作。

因為他們或許不知道,哪個大點的動作或許會被處以紅牌,進而導致被開除。美其名曰鍛煉年輕球員,得來的卻是“開除信”,難言“職業”。

其三,球隊。亞冠慘案對于廣州隊以及山東泰山,無疑將被載入史冊,尤其是前者。從巔峰到谷底,從三年兩度登上亞洲之巔,到連續兩年派出青年軍征戰亞冠,十年時間讓中國足球擠走了泡沫,也帶走了這支榮譽之師的銳氣與信心。

作為兩屆亞冠冠軍得主,廣州隊竟以如此形象出現在亞冠賽場上,不禁令人唏噓。換個角度想,廣州派出青年隊征戰本賽季亞冠或者還有一個特殊的紀念意義,因為新賽季中超開啟后,以恒大足校為班底的廣州隊,競爭力大幅下降,等同于失去了競爭亞冠資格的實力。這一賽季,或許是廣州隊對亞冠歷史征途上的道別。

其四,亞冠慘案讓本就讓聲望跌倒谷底的中超聯賽再遭受了一記重拳。中超亞冠資格的進一步減少,本賽季中超現在執行的是3+1的名額政策,但到了2023年就會實行2+2的政策了。

如果此后中超球隊參賽成績沒有好轉,參賽名額將會變成2+1甚至是1+2、1+1,這將會大大削弱中超聯賽的競爭力,更讓中超聯賽形象一落千丈。

其五,慘案令亞冠聯賽品牌形象也大打折扣。作為亞洲俱樂部足球最高等級的賽事,賽場屢次出現懸殊比分,這樣的行為對亞冠的發展并無益處。

其六,亞足聯形象也因此受累。根據此前媒體的報道,亞足聯認為中超球隊派出青年軍出戰與當初亞足聯力推并完善亞冠聯賽的初衷背道而馳。亞足聯明確要求各參賽隊應以最強陣容參賽,從而確保亞冠聯賽作為AFC主推第一品牌俱樂部賽事的高水準。

此前據外媒報道稱,亞足聯對中超俱樂部連續兩個賽季選派年輕球員或“二隊”參加亞冠聯賽感到失望,并對此類作法提出嚴厲批評。

盡管亞足聯口頭持著反對意見,但并沒有做出任何實際行動。截至發稿時為止,亞足聯并未就亞冠慘案作出官方聲明或處理行動。換言之,亞足聯依然在默許和容忍慘案繼續上演。

其七,贊助商在亞冠慘案面前同樣受傷。誠然,贊助商本想享受亞冠的頂級體育營銷資源,利用亞洲頂級賽事的平臺進行品牌宣傳。但卻沒想到由于兩支球隊的慘敗,引起了輿論的漩渦,進而起到了反作用。

據《足球》報報道,本賽季最初獲得亞冠參賽資格的四支中超球隊之中,有三支就曾向中國足協申請不參加亞冠聯賽。但遺憾的是,考慮到中國的市場,贊助商并不愿意讓中國球隊放棄亞冠聯賽。因此從結果論的角度來看,贊助商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從目前的輿論情況來看,媒體們都是一致認為中超球隊慘敗不但給中國足球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更是讓亞冠聯賽的品牌形象大打折扣。在亞冠慘案面前,沒有人是贏家。

在廣州0-8不敵川崎前鋒的比賽過程中,西亞記者Uri Levy在社交媒體表示,亞足聯應該將所有中國球隊踢出本屆亞冠,一支球隊這樣做、其他球隊也效仿、像廣州隊這樣的大俱樂部,都讓U21梯隊來比賽,他們1.5場比賽丟了9個球了,這對亞洲足球來說非常糟糕,一點都不酷。

《人民日報體育》表示,疫情之下,兩家中超俱樂部沒有參加亞冠,另兩家派出年輕球員參賽,都是不得已而為之。這些年輕球員尚未在國內聯賽中經受歷練,就遽然登上亞冠賽場。在特殊情況下的此種安排,還應該多一些理解和寬容。另一方面,對于這些球員而言,即便連續遭遇大比分失利,即便要承受巨大壓力,也沒有理由在國際賽場放棄與懈怠。

《足球報》評價,我們當然不能自欺欺人地鼓吹青年軍打亞冠的初衷是為了鍛煉年輕球員。但對已然“被推上”亞冠舞臺的小伙子們而言,認清真相后依然全力以赴,同樣是對自己最大的負責,與其自怨自艾,不如擁抱現實,做自己的英雄。

《中新體育》表示,從青訓到職業隊,這些出征的年輕球員無論在洲際賽場還是國內賽場,比賽經歷都極為匱乏。以這樣的經驗儲備和實力出戰亞洲頂級賽事,注定是不堪一擊。而這種比賽經歷,對于出征球員的成長來說恐怕也是弊大于利。面對刺眼的比分牌,先別急著罵,這是一個大家都不愿意、但似乎又不得不接受的結果。只是希望,出征亞冠賽場的隊伍能夠順利回國。年輕球員們能夠調整好心態,還能保持繼續向前的勇氣。

當撕去鍛煉年輕球員的遮羞布之后,往更深層次思考,亞冠慘案背后更多的是折射出中國足球的無力感。這種無力感在會不斷打擊一個人的積極性,對萬事萬物的態度變得悲觀消極。

如今的中國足球,正是如此。中超賽事割裂、大批外援逃離、欠薪層出不窮、人才斷層與青黃不接……經歷了多重打擊的中國足球,逐漸被這種無力感所纏身,猶如無法呼吸。

更可惡的是,目前看來這種無力感難以擺脫,更看不到盡頭,似乎無力感與中國足球緊緊綁定在一起。中國足球在無力感面前,失去了力量與行動力,變得愈加心力交瘁。

回歸到現實,希望中國足球盡快擺脫這種無力感。中超兩支青年軍已經“被推上”了亞冠賽場。不管是鍛煉球員也好,飛蛾撲火也罷,對于他們而言剩下的比賽只能咬牙頂上,全力以赴。

“愿君知恥而后勇”,是人民體育對亞冠慘案的七字評價,更是球迷們對中國足球的七字寄望。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