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亞冠小組賽,獅城水手3∶2戰勝山東泰山,圖為18歲小將楊瑞琪(右)與金信煜爭頂。視覺中國供圖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國足和U23國足在??谟^瀾湖基地的“14+7”隔離結束,但他們苦盼的假期時間不長:俱樂部已經集中備戰聯賽,雖然聯賽啟動時間不定,但為最大限度排除不確定因素,各級國腳最多只有一周休息時間便要歸隊。國足今年已無比賽任務,主教練李霄鵬去留還待“組織決定”,U23國足則有杭州亞運會任務,目前張琳芃、吳曦、張玉寧3名超齡球員已與球隊合練,主教練揚科維奇的計劃還包括在7月上旬集結出征在日本舉行的“東亞杯”賽,鑒于中超聯賽最早也要接近5月中旬開賽,U23的備戰節奏并不輕松。

中國足球的2022賽季注定困難重重,U23國足不得不肩負起“爭臉”和“提振士氣”兩大重任:相隔1個月的東亞杯和亞運會,U23國足只有通過出色表現掃除國足12強賽鎩羽而歸的陰云,接下來的巴黎奧運會和美加墨世界杯周期,中國足球的日子才會相對好過。

而作為本賽季開春首場大戲,亞冠聯賽小組賽剛剛進入收官階段(截至4月25日,6輪小組賽已經戰罷4輪),F組的山東泰山和I組的廣州這2支中超球隊凈勝球數“慘不忍睹”(山東泰山1平3負凈勝球-12個,廣州4連敗凈勝球-21個,分列東亞區倒數第二、第一)——應先參加附加賽的長春亞泰和分在J組的上海海港在開賽之前便已官宣退賽,因此盡管小組賽尚有兩輪,球迷卻已可以用“史上最慘”來形容這個賽季中超球隊的亞冠之旅。

綜合各地防疫政策,本賽季亞冠聯賽小組賽仍以賽會制雙循環方式分區進行,在東亞區,山東泰山小組賽地點為泰國武里南,廣州小組賽地點為馬來西亞新山,對于指派“二線隊”青年軍參賽的兩支球隊而言,此番出征旨在“鍛煉”,并無“小組出線”壓力,只是開局立足未穩、完全沒有做好“亞冠聯賽”準備,從而導致軍心渙散、潰敗一發而不可收拾。

以廣州隊為例,0∶5不敵柔佛DT、0∶8不敵川崎前鋒、0∶3不敵蔚山現代、0∶5再輸蔚山現代,“干凈利落”4連敗成為東亞區首支無緣出線球隊令國內球迷感慨萬千:2013賽季和2015賽季,如日中天的廣州恒大兩奪亞冠聯賽冠軍,不但吊起球迷胃口,還為下一個周期的“歸化大計”提供了“可行性報告”,甚至2019賽季,球隊仍然打進亞冠4強展示出穩定狀態,但自從2020年集團身陷“財務危機”,廣州隊瞬間跌落王座,入籍球員先后離開,一線隊運營費用斷崖式降至原先“零頭”,球隊能否整體完成本賽季中超聯賽才是廣州球迷擔心的現實問題。在“中國足球”這艘大船不斷降速的最近兩個賽季,俱樂部需要經歷的苦難其實早已注定,唯有根基牢固的“傳統豪門”才具備最大的抗風險能力。

和身處“風暴眼”的廣州隊相比,山東泰山青年軍雖然也是慘敗開局,但在適應亞冠聯賽節奏之后,球隊接連兩場小組賽打出正常水平,正是得益于“穩定”心態:0∶7不敵大邱的首場比賽,全隊束手束腳毫無“職業運動員”作派,第二場0∶5再輸浦和紅鉆,球隊風貌已經有所轉變,到0∶0打平獅城水手拿到亞冠第一分和北京時間今天凌晨2∶3惜敗獅城水手,山東青年軍展現出的韌性已然是年輕球員們在亞冠賽場的鍛煉指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比賽第84分鐘,19歲的劉國寶在獅城水手隊禁區內依靠流暢的銜接動作晃出射門空間爆射得手,這樣的佳作在國內并不多見。根據賽程,緩過神來的山東魯能還要在本周內再戰大邱、浦和紅鉆,這兩場硬仗“勝負”結果意義不大,但對于年輕球員的成長而言,“練級”的作用不言而喻。

因此開局慘敗并不意味著中國足球的亞冠之旅全無是處,至少依托國內穩定的青訓體系,山東魯能的青年軍逐漸展現出與能力相匹配的實戰能力——與亞洲強隊不可比但與亞洲第二檔次球隊相比,差距處于可以彌補程度,結合此前“迪拜杯”同樣“正?!卑l揮的U23國足表現,中國足球體系雖然禁不起推敲,但年輕球員的“亞洲二流”競爭力還未喪失,樂觀的中國球迷也有理由繼續觀望接下來的亞運會和奧運預選賽。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